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青岛蓝海集团逃税亿元,为何两税务部门相互推

青岛蓝海集团在山东省滨州市无棣县偷逃土地增值税达1亿元。事发后只交了少量罚款,就不了了之了。举报人一直在跟踪举报,这件事最近成了热点。人们关注的是青岛和滨州为什么会相互推脱,一个是公司注册地,一个是事件发生地。谁应该主动承担责任,行使应有的执法权,挽回国家的损失?

2017年,青岛蓝海集团偷税案由山东省地方税务局以(2017)030号文件进行监管,滨州市地方税务局于2017年12月25日立案调查。但滨州市地方税务局仅追缴了青岛蓝海集团部分偷逃的营业税,未追缴偷逃的土地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应缴未缴的营业税数额巨大。偷税金额9714万元,蓝海集团仅缴纳349万元。

青岛蓝海集团有限公司正在山东省滨州市无棣县新城区进行市政工程建设。无棣县人民政府因拖欠项目资金,以841.84亩土地置换项目资金,价格从8万元/亩到11万元/亩到15万元/亩不等。青岛蓝海集团有限公司以18万元/亩、42万元/亩的价格分别转让给滨州瑞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6家房地产开发企业。

在这批土地交易中,青岛蓝海集团没有缴纳营业税、土地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公司法人焦体红为了达到逃税的目的,未经清算,恶意注销公司。2012年,焦体红首次在青岛市国家税务局注销税务账户,2016年11月22日,焦体红在青岛市工商局注销营业执照。这个事实可以根据青岛蓝海集团有限公司在工商局的注销信息查询。青岛蓝海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焦体红与股东舒高翠(焦体红之妻)通过恶意注销公司的方式将公司财产转移给个人,从而达到恶意偷税的目的。

举报人称,青岛蓝海集团在土地出让合同条款中虚假添加合作内容,合同实际履行情况是青岛蓝海集团在收取土地出让款,转让土地由受让房地产开发企业自行开发建设,受让房地产开发企业不拥有青岛蓝海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任何股份.滨州税务机关出具的《青岛蓝海集团偷逃税款稽查报告》称:青岛蓝海集团有限公司明细偷税金额,蓝海公司应缴纳土地出让营业税:8,313,955.95元;施工应纳营业税:525万元;蓝海公司缴纳城建税及附加:1,309,012.68元。蓝海公司缴纳的印花税为人民币200,780.41元;蓝海公司应付土地增值税82,067,740.80元。综上,青岛蓝海集团应纳税总额为人民币97,141,489.90元。

但截至目前,滨州市地方税务局仅向青岛蓝海集团有限公司、焦体红收取349万元,仍欠9365万元,拒不缴纳。税务执法机关未采取任何措施查处土地增值税、企业所得税等其他偷税漏税行为,也未将案件移交公安机关以确保国家财政收入。

截至目前,青岛市国家税务局尚未对青岛蓝海集团和焦体宏偷逃企业所得税一事进行调查。虽然举报人多次向青岛市国家税务局举报,但至今未收到回复。

举报人青岛蓝海集团和焦体红称,事件发生后,一方面询问个别稽查人员,另一方面非法开立青岛蓝海集团税务账户,被注销企业早已消亡,无法作为正常企业开展经营活动。但为了达到逃税的目的,他翻云覆雨,玩弄国家税法。

《滨州市地方税务局关于青岛蓝海偷税问题的第四次处理意见》第二条规定:“青岛蓝海集团在立案前已缴纳营业税及附加费人民币2,455,130.91元,滞纳金人民币665,741.73元,尚未足额缴纳,故按不缴、少缴税处理”。相关专家指出,这一决定是错误的。青岛蓝海集团任何人、任何部门无权作出免税决定,经调查,青岛蓝海集团税务机关拒不缴纳偷税的,应移交公安机关查处。税务机关不移交,什么都不做,涉嫌渎职。受让企业在办理土地证时垫付了费用,费用由青岛蓝海集团根据合同支付,是青岛蓝海集团欠受让企业的债务,但不得视为青岛蓝海集团抵国税支付的金额。调查人员想把检查方向转移到青岛蓝海集团焦体红与政府签订的施工合同上,混淆视听,让政府承担责任。青岛蓝海集团焦体红再转让,合同中的土地抵扣属于另一笔交易,必须依法缴纳营业税和土地增值税。

蓝海公司偷税数额巨大,给国家造成巨大损失。滨州市地方税务局稽查局在检查时,故意拒绝提供账册和资料,并声称会计资料被丢弃,属于严重违法行为。国家税务总局青岛市税务局稽查局、国家税务总局滨州市税务局在各自管辖范围内依法查处蓝海公司偷税漏税行为,并将蓝海公司清算组涉嫌违法犯罪行为依法移送有关机关,追回国家税收损失。

“滨州税务机关说增值税在企业注册地征收,青岛税务机关说企业经营地归地方税务机关管辖,我们管不了。我们的国家已经富裕了吗?我们的政府是不是已经很有钱了?为什么没有解决全民免费教育和免费医疗的问题?对这个企业不征税,个别检查人员是否得到好处,不认真执法?面对记者的提问,记者无言以对。

记者密切关注事件的进展。(李继元)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宏源网 » 青岛蓝海集团逃税亿元,为何两税务部门相互推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