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阅评|海量信息下的选择恐惧症

原标题:阅读评论|海量信息下的选择恐惧症

《新闻编辑室》剧照

日本早稻田大学奈山叶静教授的代表作《传媒与真相》有一个意想不到的副标题,“苏轼及其周边士大夫的文学”。细读发现,作者以著名的“五台诗案”为出发点。对于十一世纪下半叶,也就是北宋后期的这一突发事件,被解读为大众传媒——木刻印刷普及的新社会条件下,《诗经》年以来的传统现实主义诗歌观正在衰落的标志。抛开乌台诗案的是非不谈,我们发现大众传媒的发展使得信息的传播更加广泛,真假信息的区分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

现在的我们,当然没有古人那么陌生,但还是很茫然。英国作家皮尤玛丽依维柯(Pew Mary Ivewell)写的畅销书《巴黎浪漫吗?》,可以作为一个小例子。我们常常对法国有着异常美好的憧憬,但真相呢?作者告诉我们,在巴黎街头行走,要特别注意脚下一个不知名的物体,可能来自人类朋友:狗、鸽子或老鼠;当你第一次乘坐巴黎地铁时,记得戴上口罩,以免里面独特的气味引起呼吸不适.当你不能亲自走的时候,你怎么选择哪一个才是真相?

很多城市都会被贴上大众印象的标签。比如巴黎浪漫,日本禅,北京古,伦敦贵,首尔随处可见整容男女.我们对巴黎的所有想象都来自世界著名的文化艺术圣地,如卢浮宫,以及浪漫的巴黎艺术电影、建筑、绘画、雕塑、咖啡馆和文学.那么真正的巴黎和真正的法国是这样的吗?

当我们自己无法验证的时候,只能依靠大量的信息,导致选择恐惧症。如果价值观是一把尺子,那么它需要被测量的信息。没有信息,没有准确的信息,价值判断就会左右摇摆。

在被誉为“神剧”的《新闻编辑室》年,“晚报”栏目主播威尔麦卡沃伊和他的团队,在这样一个混乱复杂、信息爆炸的时代,一直坚守着媒体从业者的职业底线,从事着传统的严肃新闻报道。他们反对只看收视率的资本家,反对侵犯公民知情权的美国政府。但是,在目前以Facebook、Twitter、Instagram、微博为首的碎片化信息社会的洪流中,他们的坚持还有价值吗?

《新闻编辑室》揭示了传统新闻行业在新时代遇到的困难。作为“第四权力”,在不断退化和削弱的今天,如今自媒体的诞生已经严重威胁到了新闻行业的严肃性和严谨性。此外,作品还展示了不仅是某个行业面临的困境,也是整个社会面临的困境。道德的约束力日益下降,消费主义盛行,娱乐几乎渗透到社会文化的方方面面。在这种背景下,“我们心中的巴黎”将会畸形。

1492年,当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时,印刷媒体出现了。因此,今年被视为现代社会诞生的象征。印刷业促进了人类的发展。从此我们活在舆论中,被不同的舆论引导着前进或后退。媒体的发展加速了文化交流和经济一体化。一方面,人们开始接触和理解一些陌生的文化、信仰和价值体系,最终做出不同程度的认同和改变,最终导致人类在世界各地的趋同,从而使经济联系和文化交流更加密切。但另一方面,虽然我们离我们生活的世界更近了,但同时也有一股力量想尽一切办法扭曲这个世界,让你看到。

2016年,一名携带*的美国男子闯入华盛顿当地一家名为“乒乓彗星”的比萨饼店,开枪打死了*。他声称来到比萨店“犯罪”,是为了“亲自调查”网上谣传的关于当时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比萨店阴谋”。其实这个所谓的“披萨店阴谋”事件,是美国大选投票日前出现的假新闻!没想到,这个“新闻”让全国乃至全世界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虚假新闻连锁狂潮,成千上万的人选择像“魔幻现实”版一样相信这个“新闻”的存在。社会心理学家佐伊维伦评论说,“披萨门”可能是美国党派纷争趋势的最好例证,阴谋论已经成为* *派的素材。“过去一两年,美国社会把阴谋论变成了* *武器”。

“剧院里没有火就喊不着火!”这是福尔摩斯说的。著名专栏作家菲利普斯蒂芬斯(Philip Stephens)说,互联网是一个给人力量和自由的地方。它打破了精英的信息垄断,催生了新的跨境社群。然而,当谷歌或Facebook被指控发布煽动暴力的非法内容时,它们却一本正经地宣称自己根本不是媒体公司,它们“只是图书馆或邮局”,它们只是受自己算法支配的代理人。当苹果拒绝破解其昂贵手机上加密文件的法律要求时,它以自由为挡箭牌。这种荒谬的逻辑来自于这些公司自以为比普通人强的思维。言论自由不适用于在拥挤的剧院里喊“火”的“自由”。

菲利普斯蒂芬斯(Philip Stephens)尖锐地指出,当谷歌占据全球搜索市场的四分之三时,谷歌和Facebook占数字广告收入的五分之三,为33,354英镑。这种市场能量允许这些公司设定自己的税率,排除竞争对手,并选择遵循哪些规则。他们塑造自己需要的世界,根据自己的意志对世界和人进行分类.

因此,皮尤玛丽伊夫在《巴黎浪漫吗?》中说,所有对巴黎和法国的美好期待,在某种程度上大多是局外人的“一厢情愿”。为什么巴黎一定要浪漫或者永远浪漫?为什么一定要像高级文化艺术一样干净优雅?也许它很艺术,但同时它的街道可能很脏。以法国巴黎人的性格,他们只是做自己想做的事,很可能不会为了迎合全世界游客的浪漫想象而下定决心改变自己。

是的,也许不是巴黎,而是我们自己应该打破国外的谣言和我们自己的固执。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宏源网 » 阅评|海量信息下的选择恐惧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