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这个只需1块钱的厨房,治愈了上万癌症病人:善良的人,都活成了一束光!

这个只花了1元钱的厨房已经治愈了成千上万的癌症患者:所有善良的人都生活在一束光里!

“我的孩子十岁了,得了骨癌,截肢了一条腿,住在对面的癌症医院。

麻烦你用一下这个炉子好吗?出去太久了,孩子们想吃妈妈做的饭。”

一对夫妇来到万佐成、熊庚香夫妇卖油条的小摊,看着炒油条后还旺着的炉火,小心翼翼地问道。

2003年,万作成和他的妻子熊庚祥去南昌市青山湖区石泉村卖油条,在江西省肿瘤医院对面的巷子里开了一个摊位。

这对夫妇来到油条摊,询问他们的孩子在对面的癌症医院接受治疗的情况。孩子们的情绪很不稳定,他们吵着要吃妈妈做的菜。

这对夫妇不知道在哪里结巴,所以他们来到摊位,试探性地问道。

万和妻子听后二话没说就同意了。他们把锅、油和调味品带回家,这样孩子们就可以满意地吃妈妈做的菜了。

我以为这只是一件小事,但没想到消息会被送回医院。越来越多的病人家属来要求他们用炉子做饭。

他们都是病人的家属,所以夫妇俩很同情,所以他们一口气就买了10多套厨具和煤球炉,在这里免费给病人家属使用。

有时候,一天有三四百人来炒菜。因为设备是所有人共享的,这个厨房被亲切地称为“共享厨房”和“抗癌厨房”。

点击视频了解更多信息

在“抗癌厨房”里,曾经出现过一个叫肖敏的女孩,这让熊庚湘印象非常深刻。

肖敏18岁了。她戴着黑框眼镜,头发凌乱,不太喜欢说话。她总是在晚上来做饭。敲了敲房间小声的说了些什么,然后万和妻子迅速的拿出了锅碗瓢盆和调味品,又找了一个比较亮的炉子放了下来。

年初的一天,天气仍然很冷。

她只穿着一件绒布大衣,提着一桶筷子和香料。她一步一步走向一条小巷。她搓着手,开始在这里做最后一道菜。

这一天,肖敏和她的母亲终于可以从医院回家了。

刚出院不是因为恢复,而是因为医生说:

“我治不好。回家吧。它能持续多久?”

在那些日子里,母亲的癌症诊断单身打破了家庭的长期和平。

为了更好地照顾亲戚,肖敏选择了辍学,基本上整天都呆在医院照顾母亲。几个月后,肖敏总是被医院里嘈杂而又太普通的喜怒哀乐弄得心烦意乱,只有当她来到“厨房”做饭时,她才能得到片刻的安宁,仿佛她已经从地狱回到了人间。

当天晚上做饭后,一些家庭成员自发地跟着熊庚祥,陪肖敏到她母亲的病床前向她道别。

肖敏的母亲病重,奄奄一息。

看到女儿和病友们前来送别,脸上已没有任何血色的母亲努力牵动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熊庚香看见了她眼睛里闪动的泪花……

从2003年到现在,万氏夫妇经营这家“抗癌厨房”已经整整17年。

起初,他们坚决拒绝接受这些家庭的钱,并用油条的钱来打洞。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使用厨房,这对夫妇不得不每天买4包盐和5瓶酱油,这超出了他们的承受能力。

绝望之下,他们开始试图收集一点钱。他们不想靠这个赚钱。他们仍然免费提供炉灶、水、煤和调味品。他们只煎了一道菜,收费50美分。其余的,他们通过每天油炸油条来维持生计。

万氏夫妇在肿瘤医院的对面待了这么多年,他们比任何一个人都明白这群癌症患者们到底有多难。

老夏是厨房的常客。她的妻子患有宫颈癌。后来,她的癌症脑转移了,她的病情越来越糟。她在床上瘫痪了。

六年来,老两口大部分时间都呆在病房里,老夏每天都去“抗癌厨房”为妻子做饭。

老夏最擅长做鲈鱼豆腐汤,因为他的妻子一年到头都在家做饭。现在,为了他的妻子,几十年没进厨房的人已经开始学习油炸和烹饪,他们已经学了很长时间了,但是他们不能总是学。

一开始,老夏很热情,每天都开心地做饭,还“吐”他老婆和熊庚祥

“哦,真要命。我每天都会睡一会儿。如果我继续这样下去,我会发疯的。”

“我只有来这儿做饭的时候,可以宽心一点,每天在医院就像是坐牢一样。”

熊庚祥问他的妻子怎么了,老夏会开玩笑地说别人说她疯了,但她就是疯了。

熊庚祥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担心这种疾病会消耗每个人的耐心,彻底毁掉一个家庭。

她偷偷煎好食物,跑到医院给老夏夫妇送去,正好赶上护士给她输液。护士的手很重,伤了老夏的妻子。没想到老夏突然急了,拉着护士走了:

“你轻一点啊,别把她搞疼了!”

看着失去液体后互相做鬼脸的老两口,熊庚祥觉得自己真的不需要做任何事情来送饭。

老夏的妻子似乎病了很久,但她的脸并不是毫无生气。相反,她总是表现出可爱的表情。

当护士长进来教她拿球锻炼手部肌肉时,老夏的妻子努努嘴,表示“请表扬,我练习得很好”,她取笑老安夏时,还会给老一个自我体验的表情。

老夏跟她说话,像哄小孩一样,说我妻子今天很好,今天有点漂亮。

这是病房里最可爱的互动。

或许老夫妻就是这样相濡以沫的吧,相互嫌弃,又相互支持,互相调侃,又互相关心,他们在无边无尽的癌症的阴霾下,阳光快乐地生活。

熊庚祥在厨房里总是面带微笑。当他看到任何人,他说你好,但他的丈夫万佐成不太说话。他总是在炉火熄灭的地方默默地往炉子里加木炭,然后悄悄地回到门口为家人做饭。

他们的手机不是一天24小时都关着的,所以需要帮助的病人的亲属可以和他们联系。每当病人的亲属向自己寻求帮助时,这对夫妇总能在第一时间提供帮助,帮助他们安顿下来。

当张海平第一次来到这个厨房时,她什么都不知道。她知道有这样一个来自其他病人家庭的厨房。

她没做饭。她从小就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她结婚后,她丈夫对她照顾得多了一点。

一年前,张海平的母亲被诊断患有子宫癌。几个月后,癌细胞转移了。

持续的化疗让人们无时无刻不在受苦,所以张丽萍想让她妈妈尝尝自己的心脏。

但她不会做饭,所以她只能无辜地看着万和他的妻子。

熊庚祥总是在第一时间提供帮助,帮她看火,提醒她油温。

不仅万先生和万太太,厨房里的每个人都很友好,帮了她很多忙,她说她从没想过,最让人感动的,竟然就是这样一点点微小的、善意的帮助。

厨房里甚至还有病人自己照顾自己。

一个患肺癌的老人通常有一个忙碌的家庭,所以他独自呆在医院,独自看医生,独自买食物,然后来这里做饭。

他熟练地煎炒蔬菜,仿佛没有癌细胞。当他害怕时,他随口说道:

不害怕。

上帝给了我们这个任务,我无法逃脱。

能活一天是一天,对不对?

一道菜就是一味人生,端出来的,是一个家庭的酸甜苦辣。

截至2019年,国家癌症中心发布了最新的癌症统计数据,中国每年新增恶性肿瘤392.9万例,死亡233.8万例。平均每天有10,000多人被诊断患有癌症,每分钟有8人被诊断患有癌症。

但这小小的厨房,像是肿瘤医院旁的神秘乌托邦,这里没有阴郁,没有绝望,锅铲碰撞的声音里,是所有病人和家属拱手托起的希望。

万和他的妻子无能为力。也许它是一盏灯,一个炉子,或者一句关心和帮助的话。

但是面对像山一样困难的癌症,这种安慰只是帮助许多人点燃希望之火,走出困境。

今年三月,老夏的妻子没能活过这个春天,在冰雪融化的时候离开了。

老夏说:“没办法,她丢下我不管了。”

事实上,世界上并没有太多的“将会是好的”,更多的人只是在练习“我会在那里,无论好坏。”

那个笑着跟熊庚祥开玩笑说“我老婆还能活十年”的老头,再也不用来“抗癌厨房”了。

临行前,他把手机留在了万夫妇房间的墙上。

这里密密麻麻写满的电话,都是曾受过他们恩惠的人留下的,希望他们有时间可以去家里做客。

老夏丢下手机,深深地看了一眼。他说他不知道这些离开手机的人是福是祸,但他希望那些在未来看到这些手机的人能在他们生命中最困难的时候感受到希望。

希望这个小小的厨房,是指引他们走出黑暗的一束光。

2016年,价格上涨,夫妇俩将厨房使用费提高到1美元。

去年,万和他的妻子再也不能炸油条,所以他们关闭了油条摊。

但是“抗癌厨房”仍然开放。

他们仍然每天早上四点起床煮粥和蒸米饭,并为来做早餐的家人点一个炉子。

那些时光里给你递来一根树枝,告诉你别放弃、有我在的恩情,也许会自此改变一些人一生的路。

一美元的善心就是善良、同情和一颗充满真情的平常心。

在这里,仍然有一个新的人到达和老人返回的场景。

这里,始终充满了希望。

读完本文,你有什么想说的?

欢迎在下方评论留言

(编者按:我们发布的所有内容仅供公益分享,图片和文字仅供参考。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果有任何侵犯版权的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并请通知我们删除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信息

负责编辑: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宏源网 » 这个只需1块钱的厨房,治愈了上万癌症病人:善良的人,都活成了一束光!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