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马斯克靠三只小猪掀起新一轮“脑机狂潮”

文同薛飞

编辑张丽娟

来源与中国网相同

埃隆马斯克说:“如果我们忘记了自己是人,那么养猪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在8月29日150,000人在线观看的直播中,埃隆马斯克发布了具有传奇色彩的Neuralink脑-机交互设备,并向你展示了三只植入了脑-机芯片的小猪:

一只小猪戴着植入的脑-机接口装置。工作人员喂了他很多零食,然后他被放进了一个小黑屋。几分钟后,小猪活蹦乱跳地跑了出来。

与此同时,一侧的监视器显示,猪的脑电波波动很快,并有一个叮当声。埃隆马斯克说,这证明了小猪非常开心。

自从Neuralink系统去年首次对外开放以来,我们对脑机接口有了初步的了解:通过手术机器人,将不到1/10的细丝植入大脑,然后通过细丝传输脑电波信息,实现大脑与外界的人机交互。

今天,埃隆马斯克给出了一个更确切的结论:“根据医学研究的最新进展,脑波数据是可以控制的。”目前,Neuralink已经证明,通过收集15万多人的数据,在大脑中植入芯片是可行的。”

事实上,无论是埃隆马斯克,还是美国硅谷和中国的大学,对脑机的研究都有着悠久的历史,一系列的创业公司纷纷涌现。脑机互联被认为彻底颠覆了键盘和鼠标的模式,成为下一代人机交互。

埃隆马斯克成功地在三只小猪身上进行了实验

在这次会议上,Neuralink发布了最新的可穿戴设备LINK V0.9.该设备配有1024个通道,可感知温度和气压,读取脑电波和脉搏等信号,并支持远程数据无线传输。

就尺寸而言,该装置的直径为23毫米,宽度为8毫米,可以放置在头骨的顶部。开颅部分有硬币大小。

接下来,埃隆马斯克展示了一个收集用户数据的手术机器人。

埃隆马斯克说,手术机器人可以发射脉冲,完成开颅、受体植入和粘连等所有步骤,整个过程是全自动的。机器人可以识别大脑图像,避免对大脑,尤其是神经元的潜在损害。

他强调这个机器人是真实有效的,而不是虚拟的。

有了植入设备和手术机器人,植入只是时间问题。早些时候,埃隆马斯克在去年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他将在2020年第二季度完成人类实验,但他最终还是完成了对三只小猪的实验。

在现场,马斯克带来了三只之前做过手术的小猪,手术机器人将最新版本的Neuralink设备植入了大脑。埃隆马斯克介绍说,其中一只小猪已经被植入这种装置两个月了,但生活质量并没有受到影响。

根据新闻发布会上的演示,这些猪的大脑活动可以被无线传输到附近的电脑,这样所有在场的人都可以看到,当马斯克触摸它们的鼻子时,这些猪的大脑神经元会做出反应。

“神经元就像电路,你需要一些电子产品来解决电子问题.”在对猪进行测试后,埃隆马斯克进一步表示,这项技术在解决脑损伤和其他疾病方面具有巨大潜力。根据之前的目标,Neuralink可以解决与脑损伤密切相关的疾病,如视力障碍、听力障碍、阿尔茨海默病和帕金森病,使患者重新获得对世界的感知。

对于脑损伤患者,也许在将来,我们可以通过阅读和翻译他们的脑电波来帮助他们恢复肢体功能,也可以通过Neuralink来玩游戏。

最后,埃隆马斯克说,Neuralink正在招聘具有材料、电力、医药、化学、兽医、软件、可穿戴设备等背景的人才。Neuralink目前有100多名员工,希望最终的规模能达到10,000人。

下一代人机交互模式

1963年,英国医生无意中实现了首次在癫痫患者中完全实现脑-机接口技术;然后,在2016年,脑-机接口的人类实验首次成功。

与此同时,在2016年,埃隆马斯克与八位联合创始人共同创建了纽拉林克。团队成员来自麻省理工学院、杜克大学和国际商用机器公司,包括一群神经科学领域的著名学者。

事实上,随着研究的发展,脑-机接口技术不再陌生,也不再能通过科幻电影来实现。它已经是一项重要的前沿技术,其未来的实际应用方向逐渐清晰。

CICC认为,在短期内,无创界面和增强现实/虚拟现实技术的结合可能成为继键盘、鼠标和触摸屏之后的下一代人机交互模式。从长远来看,侵入式接口可以准确地捕捉来自大脑各部分的信号,并帮助残疾人恢复他们对肢体的感知。

未来,它甚至可能像《阿凡达》、《x战警》和其他科幻电影一样,通过脑机接口与机器人结合,创造出超人。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人类通过键盘和鼠标与机器交流。从最初的键盘字符,到个人电脑时代的键盘和鼠标图形,到智能手机时代的触摸屏,再到虚拟现实/增强现实时代,通过手势和眼睛活动的交互仍然是键盘和鼠标的基本范式。

脑机互联可能彻底颠覆键盘和鼠标的模式,成为下一代的主流操作系统,成为下一代的交互模式。

脑-机接口(BCI)可以直接捕捉大脑各部分产生的电信号,然后处理这些电信号来控制电子设备。它的优点在于信息丰富,响应速度快,目前已取得了相关进展和应用。

例如,由脸书收购的CTRL-Labs实现了采集肌电信号和脑电信号的结合,并完成了设备控制。

目前,CTRL-Labs已经将这项技术应用到笔记本电脑控制中,并且可以不用任何动作就能操作鼠标和键盘。并入Facebook的虚拟现实部门后,未来将能够把脑机接口技术与Oculus VR结合起来,优化用户体验,减少VR所需的活动空间。

此外,无创接口还可以训练人的神经反馈,并在一定频段内加强脑电波以增强反应。这项技术已经被美国军方用来训练士兵的认知和决策能力。

向前迈出一步,侵入式界面可以恢复残疾人的感知,这有望创造出超人。

电极通过手术植入大脑,实现高精度的信号监测,主要用于医疗领域,可以帮助脊髓或肢体损伤患者控制假肢。

根据神经链接提出的脑-机接口解决方案,可以实现单神经元监测。微创植入的优点是:减少了创伤面积,约为传统创伤的1/20;凭借高带宽,它最多可以监控10,000多个神经元,是犹他阵列的10倍以上。

目前,中国在侵入性脑-机接口方面的领先研究机构包括来自浙江大学和北京脑科学与类脑研究中心的团队。2020年初,浙江大学附属医院完成了中国首例犹他电极阵列植入术,以帮助患者实现日常活动。

另一方面,国内公司在非侵入性界面研究方面相对成熟,其中BrainCo的专用头环产品已于2017年正式推出,并在全球许多国家推广。2017年,博瑞康科技引入数字脑电和事件相关电位系统,实现脑电采集和分析。

巨人和初创企业已经出现

凭借埃隆马斯克的明星效应、惊人的科幻色彩和行业本身巨大的想象空间,脑机互联行业成为社会热点。

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报告,脑机互联的实现背后有一系列的相关产业。脑机产业不是一个可以由一个企业支撑的庞大产业。

事实上,在西里奇

除了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同样在2016年,陈天桥将半条命的盛大公司私有化,并将其转化为价值数十亿美元的脑科学研究;与此同时,扎克伯格还在脸书F8会议上宣布了他低调的脑机接口计划。

对类脑芯片的研究在美国起步较早,2014年,IBM推出了业内首个类脑芯片TrueNorth。2017年,英特尔发布了一款类似大脑的芯片Loihi。

高通公司于2015年推出的人脑模拟计算平台Zeroth在业界引起了巨大震动,因为它可以实际应用于手机、平板电脑和其他设备。

此前,高盛还演示了一个装载了Zeroth的机器人,它可以在逐步学习和输入的基础上做出正确的决策,而决策能力是一种更高级的智能。

在中国学术界,各大学相继成立了“脑科学和类脑智能研究中心”,以借鉴人脑机制来解决人工智能技术问题。与此同时,中国出现了一批专注于研发类脑芯片的创业公司,包括凌溪科技、西京科技、CTX人工智能、达尔文芯片等。

80后,迪法恩斯科技公司的企业家兼首席执行官在接受采访时说,“十年后我可能会做些别的事情。”我对脑科学更感兴趣。那时,也有一些财富的积累,我可能会做脑科学。研究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

2019年,韩的脑机接口公司BrainCo的“富思透环”一经推出就引起了广泛关注。

布里安科告诉中国投资网,“除了头环和智能假手,公司还在开发更多基于脑-机接口技术的产品,类似于Facebook的‘思维打字’。”

在布里安科看来,尽管脑-机接口技术不受欢迎,但该技术令人惊叹。他们相信,随着脑机接口技术应用的普及,它将在未来催生数十亿个市场。

“在未来的几年里,脑电信号的采集和识别(例如,思维分型)、脑-机接口和人工智能的集成以及脑相关疾病(例如多动症、阿尔茨海默病等)的治疗将会有很大的进展。)。”

2018年,另一位脑机企业家王晓安创立了脑机接口公司脑路科技,该公司已经实现了一些脑机接口产品在大健康领域的落地。

王告诉中国投资网,脑科学不是一个科幻概念。“事实上,许多脑机接口产品已经登陆美国,特别是在硅谷,例如使用脑机催眠,以及在大健康领域的一些应用,例如抑郁症、老年痴呆症和癫痫的筛查。”

她举头盔为例。中国有八千万建筑工人。智路科技和政府已经在智能建筑工地下合作了智能头盔项目。如果工人疲劳或注意力不集中,智能头盔将申请检查。

除了作为脑-机接口,脑路科技还推出了一个类似大脑的决策系统,该系统已应用于金融、卫生等领域。王告诉投资网,它可以分为两个方向:脑科学和计算机科学。一是使机器越来越强大,像天体芯片和类似大脑的决策系统;脑科学是通过了解人脑的机制来实现思想的交流。这两个方向使这个领域越来越强大。

据另一家初创企业布伦科技(Burun Technology)首席执行官陈介绍,有两种主要的商业模式:一种是面向研究机构和大学。此外,你还可以做日常娱乐或为残疾人提供一些辅助功能。

陈告诉中国投资网,“这项技术在国外的应用实际上非常广泛。中国也有一些企业开发脑机产品。例如,布伦科技公司本身也在开发能提高儿童注意力、缓解抑郁症患者症状的产品,但脑科学研究在中国还没有那么深入。”

像所有新技术一样,BCI面临伦理和技术挑战。

艾瑞克指出,侵入式脑机接口是未来脑机接口领域最大的可能突破,也是未来脑科学研究取得进展的必要手段

由于侵入式脑机需要开颅,电极通过颅骨植入大脑皮层。首先,脑-机产业的商业成功必须依靠医药,而一个新的医药产品要想成功上市,必须经过一系列的临床案例,这是目前脑-机互联大规模扩展的关键。

此外,脑-机互联涉及复杂的伦理问题。如果每个人都用想法交流,世界上就没有秘密了。

同时,脑-机接口技术可能导致不平等的加剧。不是每个人都有实力拥有这种超能力,这将进一步巩固精英的优势。

对此,陈表示,电脑仍然在人类的控制之下,不会有电脑脱离人类控制的现象。脑-机接口是对人脑的增强,而不是干预。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宏源网 » 马斯克靠三只小猪掀起新一轮“脑机狂潮”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